<ins id="lt93b"><span id="lt93b"><cite id="lt93b"></cite></span></ins>
<ins id="lt93b"></ins>
<i id="lt93b"><span id="lt93b"><del id="lt93b"></del></span></i>
<ins id="lt93b"></ins>
<ins id="lt93b"><noframes id="lt93b"><ins id="lt93b"></ins>
<cite id="lt93b"><noframes id="lt93b">

 媒體關注

首頁  >  新聞中心 >  媒體關注
我永遠愛祖國的藍天——從空軍飛行員到民航駕駛員的故事
發布時間: 2016-08-03

 

新華社 吳振東 何欣榮 

http://sh.xinhuanet.com/2016-08/02/c_135556377.htm

 

“飛翔!飛翔!乘著長風飛翔……為中華振興,為民族富強,煉鐵翼神箭,鑄藍天長城!”這首《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軍歌》,季鋒唱了23年。曾經,他是年輕的中國空軍飛行員,唱起來豪氣干云;如今,作為一名民航駕駛員,他從歌中體悟到的,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。

2007年,時年32歲的季鋒告別14年軍旅生涯,加盟上海吉祥航空有限公司,成為一名民航飛行員。從副駕駛到機長,再晉升為B類教員,季鋒至今已累計安全飛行8600小時,不僅成為公司飛行員隊伍中的佼佼者,也是軍轉干部的典范。

戰斗機駕駛員出身、飛行經驗豐富的季鋒,當初看到安全技術先進的空客A320飛機時,頓感自信滿滿。照他的說法,就像是開慣了手動擋汽車的人,再去開自動擋的,沒有難度,甚至喪失了駕駛樂趣。但是很快,季鋒就感受到了另一種壓力。

“部隊是完成戰斗任務,民航則是安全為王。包括旅客和機組人員,上百人的生命安全需要你去守護,必須萬無一失。”季鋒說,民航的每個規章都是用血的教訓換來的,按章辦事、依規操作是紅線。實際飛行中,副駕駛要為所做的每個技術動作給出理由:為什么這樣操作?依據的是哪條規章?

“軍人總免不了有點‘個人英雄主義’,遇到不佳的降落條件,如果別人能順利降落了,你降落不了,就是很糗的一件事。但在民航,這種情況下你按規程復飛,你會贏得敬重,因為你把旅客的生命放在第一位。”季鋒說。

每半年,航空公司要對飛行員進行復訓,復訓關系到職級評定,哪怕是機長,兩次通不過也要被降級。“復訓針對的是發生可能性不到10%的緊急情況,但飛行員必須把80%的精力投入其中,來保障飛行安全。”吉祥航空飛行部總經理助理劉建說。

離開部隊,進入企業,季鋒仍然堅持自己苛刻的安全習慣。上機后,他還和過去在部隊一樣,把工作人員已經檢查過的地方再查一遍,確保每個安全細節不出偏差,做到眼到、口到、心到。“我始終相信,一架飛機最好的安全裝置是飛行員。”季鋒說。

軍轉飛行員因專業技術過硬、愛崗敬業、自律意識強等諸多優勢,受到國內各大航空公司的青睞。當年放棄成為公務員的機會,毅然投身民航事業,季鋒堅持的是自己從小到大的飛行夢。“以前帽子頂的是國徽,胸口戴的是軍旗。到了企業,制服上是公司的標志,一開始心里難免有些落差,但我的夢想沒變,肩負的責任也沒變。我愿意做一塊磚頭,到最需要我的地方去。”季鋒說。

隨著國內航班任務日益繁重,成熟飛行員滿負荷工作的壓力也越來越大。眼下又正值暑運,季鋒能和親人在一起的時間屈指可數。“但我絕不后悔,因為我永遠愛祖國的藍天!”

 
一级做,爱片_欧美一级aa片,_一级特黄大片_美国一级毛片∞